伊人宛在水中央

作者:郑茜发布时间:2018-07-06 13:45

  对于本诗的主旨,历来歧见纷呈,莫衷一是,就连宋代的大学问家朱熹都说“不知其何所指也”。今人多主“追慕意中人”之说,但过去有的说是为“朋友相念而作”,有的说是访贤不遇诗,有人解读为假托思美怀人寄寓理想之不能实现,有的说是隐士“明志之作”,旧说还有,“《蒹葭》刺襄公也,未能用周礼,将无以固其国焉”……

  诗中的主人公,飘忽的行踪,痴迷的心境,离奇的幻觉,忽而“溯洄”,忽而“溯游”,往复辗转,闪烁不定,同样令人生发出虚幻莫测的感觉。而那个只在意念中、始终不露面的“伊人”,更是恍兮惚兮,除了“在水一方”,无其他任何信息。

  诚然,“伊人”并不像《庄子》笔下的“肌肤若冰雪,绰约如处子,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”的“神人”,高踞于渺茫、虚幻的“藐姑射之山”,绝妙之处在于,诗人“着手成春”,经过一番随意的“点化”,这现实中的普通人物、常见情景,便升华为艺术中的一种意象、一个范式、一重境界。无形无影、无迹无踪的“伊人”,成为世间万千客体形象的一个理想的化身;而“在水一方”,则幻化为一处意蕴丰盈的供人想象、耐人咀嚼、引人遐思的艺术空间,只要一提起它,一想到它,便会感到无限温馨而神驰意往。

  二

  言近旨远、超乎象外、能指大于所指的艺术现象,充分地体现了《蒹葭》的又一至美特征——与朦胧之美紧密关联的含蓄之美。

  一般认为,含蓄应该包括如下意蕴:含而不露,耐人寻味,予人以思考的余地;蕴蓄深厚,却不露形迹,所谓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”;以简驭繁,以少少许胜多多许。如果使之具象化,不妨借用《沧浪诗话》中的“语忌直、意忌浅、脉忌露、味忌短”概之。对照《蒹葭》一诗,应该说是般般俱在,丝丝入扣——

  诗中并未描写主人公思慕意中人的心理活动,也没有调遣“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”之类的用语,只写他“溯洄”“溯游”的行动,略过了直接的意向表达,但是,那种如痴如醉、苦苦追求的情态,却隐约跳荡于字里行间。

  依赖于含蓄的功力,使“伊人”及“在水一方”两种意象,引人思慕无穷,永怀遐想。清代画家戴熙有“画令人惊,不若令人喜;令人喜,不若令人思”之说,道理在于,惊、喜都是感情外溢,有时而尽的,而思则是此意绵绵,可望持久。

  “伊人”的归宿,更是含蓄蕴藉,有余不尽,只以“宛在”二字了之——实际是“了犹未了”,留下一串可以玩味于无穷的悬念,付诸余生梦想。黑格尔在《美学》一书中指出:“艺术的显现通过它本身而指引到它本身之外。”这从更深的层次上来考究,就上升为哲理性了。

  三

  钱钟书先生在《管锥编》中最先指出,《蒹葭》所体现的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“企慕之情境”,它“以‘在水一方’寓慕悦之情,示向往之境”;亦即海涅所说的“取象于隔深渊而睹奇卉,闻远香,爱不能即”的浪漫主义的美学情境。

  就此,当代学者陈子谦在《钱学论》中作了阐释:“企慕情境,就是这一样心境:它表现所渴望所追求的对象在远方,在对岸,可以眼望心至,却不可以手触身接,是永远可以向往,但不能到达的境界”;“在我国,最早揭示这一境界的是《诗·蒹葭》”,“‘在水一方’,即是一种茫茫苍苍的缥缈之感,寻寻觅觅的向往之情……‘从之’而不能得之,望之而不能近之,若隐若现,若即若离,犹如水中观月,镜里看花,可望不可求”。澳门百家乐

  《蒹葭》中的企慕情境,含蕴着这样一些心理特征——

  其一,诗中所呈现的是向而不能往、望而不能即的企盼与羡慕之情的结念落想;外化为行动,就是一个“望”字,抬头张望,举目眺望,深情瞩望,衷心想望,都体现着一种寄托与期待;如果不能实现,则会感到失望,情怀怅惘。正如唐代李峤《楚望赋》中所言:“故夫望之为体也,使人惨凄伊郁,惆怅不平,兴发思虑,震荡心灵。其始也,惘兮若有求而不致也,怅乎若有待而不至也。”

  其二,明明近在眼前,却因河水阻隔而形成了远在天边之感的距离怅惘。瑞士心理学家布洛有“心理距离”一说:“美感的产生缘于保持一定的距离。”一旦距离拉开,悬想之境遂生。《蒹葭》一诗正是由于主体与客体之间保持着难以逾越,却又适度的空间距离与心理距离,从而产生了最佳的审美效果。

  其三,愈是不能实现,便愈是向往,对方的形象在自己的心里便愈是美好,因而产生加倍的期盼。正所谓:“物之更好者辄在不可到处,可睹也,远不可致也”;“跑了的鱼,是大的”;“吃不到的葡萄,会想象它格外地甜”。这些,都可视为对于企慕情境的恰切解释。

推荐新闻: